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奇门遁甲应用与实践

研究河洛深奥密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日志

 
 
关于我

为了验证《奇门遁甲》预测事物的准确性,以实例为依据实践研究,愿为好友提供免费预测服务,并保证为您所预测的事保密。如就业能否找到工作?参加竟聘能否被录用?能否提拔晋升?会不会被降职、撤职或辞职?有没有官灾?因办错事单位会不会给处分或开除?工作能否调动?调动好不好?人被拘留能否放出等。有意者请发消息于我,同时留下请求时的具体时间,如:XXX年XXX月XXX日X点X分,还要述清是为自己还是为朋友预测,被预测人是那年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宇宙统一理论已经完成  

2016-04-01 09:46:06|  分类: 奇门遁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5月12日的大众晚报看到这篇报道,当时差点笑断气,不敢藏私,顺藤摸瓜找到电子版与大家共享.。限于自己的学识,不能进行有力的批判,不知那位豆友有时间提供弹药,俺去找找大众日报的总编,这不是给山东丢人吗。

    岳涌强:探问宇宙“统一理论”

    原文链接
  

    本报记者 岳增群

     一项事业的成功,一个伟大理论的完成,都需要有人去为之终身奋斗、作出巨大牺牲,牛顿、爱因斯坦、狄拉克、霍金就是这样的人;枣庄市有个叫岳涌强的,立志做这样的人。 
    岳涌强探索宇宙“统一理论”已近痴迷。

    从两千多年前的亚里士多德时期,人类就开始追求一个完美的描述宇宙万物起源的“统一理论”,十七世纪的牛顿,十九世纪的爱因斯坦、狄拉克,直到今天英国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等著名科学家,都为此作出了巨大努力。
    虽然,上述这些科学家最终没有攀登上“统一理论”这座宇宙核心定律的巅峰,但他们的研究成果为后人攀登“统一理论”(宇宙核心定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铺平了前进的道路。
    在我国,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枣庄市科技局“统一理论”项目负责人、岳氏时空结构粒子研究所所长岳涌强,几乎与霍金同时开始了“统一理论”的探索。20多年来,他几乎“与世隔绝”,将自己“锁”在家中这个“小房间、大世界”里,殚精竭虑、精心研究,最终取得了成果,于2000年发表了近千万字的《自然宇宙之数学原理》,得到了包括当代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丁肇中教授在内的国内外众多科学家的关注和高度评价。
  
    多学科启发了探问思路
  
    初中一年级时,岳涌强爱上了物理学,当时买了一套(四册)美国的《大学物理学》。书中指出:“时间和空间不能用数学定义,只能操作型定义(人为定义)。”
    “时空为什么不能用数学定义?我能从自然界中找到时空的数学定义吗?”天生爱钻“牛角尖”的岳涌强感到:科学理论太奇妙了。从这时起,他迷上了“时空”的研究,梦想自己有一天能用数学定义的方法定义“时空”。从此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数理化的学习和思考上。这本书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岳涌强30多年的学习、研究生涯中,有一位老师让他永生难忘。这就是他在滕州一中读高中时的物理老师官景成。岳涌强说,官老师告诉他:宇宙万物尽管很复杂,但它们之间的物理原理却是互不干涉、各自独立作用,可以彼此分开。这对岳涌强一生研究宇宙“统一理论”产生了非常大的作用,简化了他探索自然的过程。
    读高中时,岳涌强专攻数理化,思考时空问题。1980年高考时,由于严重“偏科”,岳涌强没能进入名牌大学,只能到枣庄师专就读(现在的枣庄学院)。
    这一年恰巧没招物理系,岳涌强只好进入化学系。通过学习大学化学课程,令他震惊的是,尽管人类研究的是“同一个宇宙”,但是,物理强调的是“量”,是从内部细节思考问题;而化学强调的则是“结构”,是从整体构架上思考问题。为什么研究“同一个宇宙”化学与物理的思路相反,而结果却都正确?这使他受到启发:只有用两种观点结合起来研究,才是完整的科学方法。他试着用化学“结构”的观点思考物理,用物理“量”的观点思考化学。对他后来研究出宇宙是由“四层时空结构”组成的,是“数学演绎结构”这一“统一理论”框架,奠定了思想基础。
  
    一生就做一件事

    1982年他毕业了,他说:“我这一生就做一件事:研究宇宙内在的数学结构!”。1994年,尽管岳涌强能在各种自然科学之间穿梭自如,但却不能凌驾其上,超越前人,不能突破“物理现象时空”走向他所追求的“物理本质时空”。他发现,通往时空的道路上,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十几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根本突破,都是在前人的路线上重游。他常常一个人孤独地在河边、在夜晚的街道上徘徊,没有人能听懂他的理论,没有人能指点他研究的方向,他的精神几乎苦闷到崩溃的边缘。
    为了休息,岳涌强买来光牒看芭蕾舞,看《简爱》、《乱世佳人》等上百部奥斯卡获奖影片,听莫扎特、肖邦、贝多芬的音乐。没曾想,这些名著、名曲,尤其是贝多芬的音乐,让他如同听到了天籁之音,刺透了他朦胧的思想层,打开了他的智慧之门。这时,他再研究时空和“统一理论”,就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终于在牛顿、爱因斯坦、狄拉克等众多定律的基础上,发现了“宇宙量化定律”、“物质与时空转化定律”、“物质与时空对应定律”,继而进入了“物理本质时空”这个全新的世界,完成了物理意义上的“统一理论”,并为此而创造了“卷展数学”和“结构数学”两个崭新的数学演绎方法,来解决时空层次变换问题。此后,他又在“物理本质时空”的基础上继续向上寻找,又找到“数学现象时空”和“数学本质时空”,发现宇宙是由四层时空构成的,是四层定律演绎结构,由一个“核心定律”可以推导出所有“物理定律”,就像爱因斯坦描绘的那样,可以用一个定律推导出宇宙万物。岳涌强,最终完成了《自然宇宙之数学原理》这一“统一理论”的研究成果。 
    最后冲刺,他把自己关了四年
  
    在攀登“统一理论”巅峰的征途上,岳涌强整整奋斗了20多年。
    这其间,他抛弃了对名誉、地位、金钱等各种欲望的追求,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社会压力和痛苦,割舍一切亲情,顶着误解、冷眼、讽刺,专心致志搞研究。他在分到新楼房后,既没买家具,也没装修,放上一张床、一个放衣服的纸箱,将新房变成了他的研究室。
  在攻克“统一理论”研究成果的最后冲刺阶段,为了潜心研究,他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奋斗了四年。由于他的研究已经全身心地进入了自然世界,离社会越来越远,更谈不上人际关系的交往,白天上班也是精神恍惚,答非所问,思考着“四层时空”问题,人们都认为他傻乎乎的。时间长了,连家人也不理解,说他整天不知道想干么。尽管有许多人不理解他的作为,听不懂他的理论,甚至嘲笑他傻……他毫不动摇,依然陶醉在自己对时空的研究里。“当我发现大自然的美妙后,就不再为常人的幸福所诱惑,因为人世间还没有哪一种美妙能与大自然媲美。宇宙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你是平民而拒绝你对它的研究,也不会因为你是贵族而让你进入它的世界,它只欢迎那些热爱它而又永恒探索它的勇士。”岳涌强这样告诉记者。正是这种美的吸引,使岳涌强毫不迟疑地舍弃了人生的一切。
  欣慰的是,枣庄市政府和有关门给了他大力支持。专门安排岳涌强的所在单位,让他集中精力搞研究;当岳涌强的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后,2004年12月7日,枣庄市政府专门召开了中央和省市新闻记者参加的“岳涌强‘统一理论’新闻发布会”。

   丁肇中首肯岳氏研究成果
  
    2006年3月22日晚8点到11点,济南千佛山脚下出现了历史上也许将永远铭记的一幕:当代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丁肇中,在他下榻的山东大厦里会见了岳涌强。两双迷恋、研究宇宙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丁教授这天上午得知了岳涌强和他研究的“统一理论”。当晚,他谢绝了一切应酬,像遇到久别的知音一样,与岳涌强交谈了3个多小时,不时虚心提出一些问题,岳涌强一一回答。
    丁肇中认为:岳涌强研究的理论成果,是人类知识的大综合,是建立在牛顿、爱因斯坦、狄拉克等科学家理论基础之上的新发现,比上述科学家的理论更进步、更完善、更完美。上述科学家的理论是推论而来,而岳涌强的理论是经过大量、复杂而充分的科学论证的结果。
    对于岳涌强的研究成果在国内尚未引起足够重视,丁肇中认为这是普遍现象:“因为很多成果在发现之初并没有被人们认识,往往三四十年后才被应用于现实。”
  
   丁肇中(左)会见岳涌强。

 

        岳涌强:探问宇宙“统一理论”

       一项事业的成功,一个伟大理论的完成,都需要有人去为之终身奋斗、作出巨大牺牲,牛顿、爱因斯坦、狄拉克、霍金就是这样的人;枣庄市有个叫岳涌强的,立志做这样的人。

岳涌强探索宇宙“统一理论”已近痴迷。

  从两千多年前的亚里士多德时期,人类就开始追求一个完美的描述宇宙万物起源的“统一理论”,十七世纪的牛顿,十九世纪的爱因斯坦、狄拉克,直到今天英国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等著名科学家,都为此作出了巨大努力。
  虽然,上述这些科学家最终没有攀登上“统一理论”这座宇宙核心定律的巅峰,但他们的研究成果为后人攀登“统一理论”(宇宙核心定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铺平了前进的道路。
  在我国,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枣庄市科技局“统一理论”项目负责人、岳氏时空结构粒子研究所所长岳涌强,几乎与霍金同时开始了“统一理论”的探索。20多年来,他几乎“与世隔绝”,将自己“锁”在家中这个“小房间、大世界”里,殚精竭虑、精心研究,最终取得了成果,于2000年发表了近千万字的《自然宇宙之数学原理》,得到了包括当代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丁肇中教授在内的国内外众多科学家的关注和高度评价。

  多学科启发了探问思路

  初中一年级时,岳涌强爱上了物理学,当时买了一套(四册)美国的《大学物理学》。书中指出:“时间和空间不能用数学定义,只能操作型定义(人为定义)。”
  “时空为什么不能用数学定义?我能从自然界中找到时空的数学定义吗?”天生爱钻“牛角尖”的岳涌强感到:科学理论太奇妙了。从这时起,他迷上了“时空”的研究,梦想自己有一天能用数学定义的方法定义“时空”。从此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数理化的学习和思考上。这本书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岳涌强30多年的学习、研究生涯中,有一位老师让他永生难忘。这就是他在滕州一中读高中时的物理老师官景成。岳涌强说,官老师告诉他:宇宙万物尽管很复杂,但它们之间的物理原理却是互不干涉、各自独立作用,可以彼此分开。这对岳涌强一生研究宇宙“统一理论”产生了非常大的作用,简化了他探索自然的过程。
  读高中时,岳涌强专攻数理化,思考时空问题。1980年高考时,由于严重“偏科”,岳涌强没能进入名牌大学,只能到枣庄师专就读(现在的枣庄学院)。
  这一年恰巧没招物理系,岳涌强只好进入化学系。通过学习大学化学课程,令他震惊的是,尽管人类研究的是“同一个宇宙”,但是,物理强调的是“量”,是从内部细节思考问题;而化学强调的则是“结构”,是从整体构架上思考问题。为什么研究“同一个宇宙”化学与物理的思路相反,而结果却都正确?这使他受到启发:只有用两种观点结合起来研究,才是完整的科学方法。他试着用化学“结构”的观点思考物理,用物理“量”的观点思考化学。对他后来研究出宇宙是由“四层时空结构”组成的,是“数学演绎结构”这一“统一理论”框架,奠定了思想基础。

  一生就做一件事

  1982年他毕业了,他说:“我这一生就做一件事:研究宇宙内在的数学结构!”。1994年,尽管岳涌强能在各种自然科学之间穿梭自如,但却不能凌驾其上,超越前人,不能突破“物理现象时空”走向他所追求的“物理本质时空”。他发现,通往时空的道路上,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十几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根本突破,都是在前人的路线上重游。他常常一个人孤独地在河边、在夜晚的街道上徘徊,没有人能听懂他的理论,没有人能指点他研究的方向,他的精神几乎苦闷到崩溃的边缘。
  为了休息,岳涌强买来光牒看芭蕾舞,看《简爱》、《乱世佳人》等上百部奥斯卡获奖影片,听莫扎特、肖邦、贝多芬的音乐。没曾想,这些名著、名曲,尤其是贝多芬的音乐,让他如同听到了天籁之音,刺透了他朦胧的思想层,打开了他的智慧之门。这时,他再研究时空和“统一理论”,就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终于在牛顿、爱因斯坦、狄拉克等众多定律的基础上,发现了“宇宙量化定律”、“物质与时空转化定律”、“物质与时空对应定律”,继而进入了“物理本质时空”这个全新的世界,完成了物理意义上的“统一理论”,并为此而创造了“卷展数学”和“结构数学”两个崭新的数学演绎方法,来解决时空层次变换问题。此后,他又在“物理本质时空”的基础上继续向上寻找,又找到“数学现象时空”和“数学本质时空”,发现宇宙是由四层时空构成的,是四层定律演绎结构,由一个“核心定律”可以推导出所有“物理定律”,就像爱因斯坦描绘的那样,可以用一个定律推导出宇宙万物。岳涌强,最终完成了《自然宇宙之数学原理》这一“统一理论”的研究成果。

  最后冲刺,他把自己关了四年

  在攀登“统一理论”巅峰的征途上,岳涌强整整奋斗了20多年。
  这其间,他抛弃了对名誉、地位、金钱等各种欲望的追求,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社会压力和痛苦,割舍一切亲情,顶着误解、冷眼、讽刺,专心致志搞研究。他在分到新楼房后,既没买家具,也没装修,放上一张床、一个放衣服的纸箱,将新房变成了他的研究室。
  在攻克“统一理论”研究成果的最后冲刺阶段,为了潜心研究,他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奋斗了四年。由于他的研究已经全身心地进入了自然世界,离社会越来越远,更谈不上人际关系的交往,白天上班也是精神恍惚,答非所问,思考着“四层时空”问题,人们都认为他傻乎乎的。时间长了,连家人也不理解,说他整天不知道想干么。尽管有许多人不理解他的作为,听不懂他的理论,甚至嘲笑他傻……他毫不动摇,依然陶醉在自己对时空的研究里。“当我发现大自然的美妙后,就不再为常人的幸福所诱惑,因为人世间还没有哪一种美妙能与大自然媲美。宇宙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你是平民而拒绝你对它的研究,也不会因为你是贵族而让你进入它的世界,它只欢迎那些热爱它而又永恒探索它的勇士。”岳涌强这样告诉记者。正是这种美的吸引,使岳涌强毫不迟疑地舍弃了人生的一切。
  欣慰的是,枣庄市政府和有关门给了他大力支持。专门安排岳涌强的所在单位,让他集中精力搞研究;当岳涌强的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后,2004年12月7日,枣庄市政府专门召开了中央和省市新闻记者参加的“岳涌强‘统一理论’新闻发布会”。

  丁肇中首肯岳氏研究成果

  2006年3月22日晚8点到11点,济南千佛山脚下出现了历史上也许将永远铭记的一幕:当代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丁肇中,在他下榻的山东大厦里会见了岳涌强。两双迷恋、研究宇宙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丁教授这天上午得知了岳涌强和他研究的“统一理论”。当晚,他谢绝了一切应酬,像遇到久别的知音一样,与岳涌强交谈了3个多小时,不时虚心提出一些问题,岳涌强一一回答。
  丁肇中认为:岳涌强研究的理论成果,是人类知识的大综合,是建立在牛顿、爱因斯坦、狄拉克等科学家理论基础之上的新发现,比上述科学家的理论更进步、更完善、更完美。上述科学家的理论是推论而来,而岳涌强的理论是经过大量、复杂而充分的科学论证的结果。
  对于岳涌强的研究成果在国内尚未引起足够重视,丁肇中认为这是普遍现象:“因为很多成果在发现之初并没有被人们认识,往往三四十年后才被应用于现实。”

丁肇中(左)会见岳涌强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